7次流产 也换不回1枚婚戒

  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是找到一个可以一生依靠的男人,这个男人勇于担当,一个大男人的风范。女人若能得到将是一生的幸福。

  我的身体吸引了男人的目光

  我家在皖南,那地方出徽商,也出徽娘,如水般柔情的女子。在那山水相连的村落集镇,女子是吸引人的,是风景,是男人的希望。我父母是农民,两个哥哥,家里人很疼我。

  20岁那年,从卫校毕业的我分到镇卫生院,成了卫生院的焦点,我太出众,漂亮、白净,更因为我高高的胸。

  我也不知道,她怎么那么能长,初中时我就发现大胸的女同学很多,当时很害羞。我甚至用白布缠过胸部,但上学时老感觉涨痛,也就不再缠了。上体育课,一跑步总感到晃荡的难受。

  那时还不知道有文胸,乡下人很少用哪个。上了卫校、到了卫生院,我才用这东西,一用更性感了,更吸引男人的目光。

  县医院的领导检查卫生工作,院长让我给他们服务,倒水、敬酒。吃饭的时候,县医院的冯院长直夸我漂亮,说他们医院正缺我这样的漂亮护士,问我愿不愿到县医院去。我说,我不知道。

  回到卫生院,中午想休息一会,冯院长走进我的屋子,一把抓住我的手说,小刘,你愿意到县上现在就可以跟我走。忽然,冯院长一下子抱住我,猛抓我的胸。冯院长把我弄疼了,我使劲挣脱,冯院长就是不愿意放手。

  这时,我们院长在外面敲门,说,冯院长,时间不早了,车在等着呢。冯院长一边答应,一边摸了一下我的脸蛋,说,这孩子长得多水灵啊。我吓得直哆嗦。

  星期五那天,我想值完班早早回家,母亲说一个远房的表哥从深圳回来,要见我。其实,就是让我相对象。下午送来一个病人,是河滩采金的。这个人改变了我以后的命运。

  他的左腿划破一道大口子,骨头都露出来了,好可怕,血流得很多,送来时已昏迷。院长说要做手术,可我们卫生院没法做手术啊。院长给县医院冯院长打电话,要送病人到县医院做手术。冯院长还不忘叮嘱一句,让我一路护理也到县上来。

  这个人叫刘四,和我是邻村,那年29岁,已经是个采金小老板。刘四醒来后,就看见了我。他后来对我说,他一看见我,就像看见了仙女,腿也不疼了。

  冯院长来找我,说我到县医院的事能不能定下来,我问刘四,刘四说,看这个院长不像好人,劝我别来。表哥也到县上来找我。

  表哥让我和他到深圳打工,说这山里没啥好干,深圳是大城市,可繁华了。刘四说,那地方很乱,让我不要去深圳。表哥很不高兴,说刘四胡说八道,拉着我就回家了。

  我想像不到第一次糊里糊涂完了

  我一直也没有想好是否到县上还是深圳去。刘四到卫生院来了,带了很多东西,有吃的,有化妆品,还有好看的衣服。刘四说他很喜欢我。说他醒来之后看见我就喜欢我了。我害羞地不知说什么好。刘四说他有钱,以后可以给我买很多东西。

  我没看上表哥,也不敢到县医院,怕冯院长。刘四来卫生院的次数越来越多。别人问他来卫生院干吗,他大声说看他女朋友来着。那时,我还没答应他,没给家里人说,但我无法拒绝刘四,心里乱乱的。有时候还会想他来呢。有一次,他两个星期没来,我还挺想他。

  第二年夏天的一个夜里,我值班。快十点了,刘四来了。卫生院没几个病人,值班医生回家睡了,说有什么情况,让我打电话给他。刘四敲开门,一下子抱住我,在我脸上乱吻,大声喘气,揉我的胸。

  我还没反应过来,衣服已被刘四脱光了。刘四很猛,很有力度,把我弄得很疼,我在害怕中享受,在疼痛中舒服。我差点咬破了刘四背上的肉。我想像不到,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完了。

  完事了,我一阵害怕,让刘四赶快走,说让人家看见可不得了。刘四点一支烟说,怕啥,你是我对象,看谁敢放个屁!

  刘四嬉皮笑脸地说,霞霞,你最迷人的就是这一对奶子,真让人爱死了。像发面的馍馍,特喧特柔软特香气。我说你是爱我还是爱我的奶子,刘四嘻嘻地说,都爱、都爱!

  我的爱就这么开始了,没有初恋的青涩,也没有热恋的激情。不知不觉中,爱和身子都给了刘四。我感觉,我的身子成了男人眼中的肉,迟早都要被吃掉,就看是谁,在什么时候了。

  不久,那东西没有来,一阵阵想呕吐。我给刘四说,我怀孕了,刘四说,啥,我还没想好要做爹,打掉吧,一定要打掉!

  我说不,我们结婚吧。刘四说现在还不成。我说什么时候才是结婚的时候,他说,反正现在不行。我哭着求他,他也没答应。我只好让卫生院的医生将孩子打掉。

  雨季来了,刘四的采金船不能再采金,刘四很闲。表哥从深圳回来了,郑重问我到不到深圳。我问刘四,若他不答应我就嫁给表哥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表哥不来找我。我回家一问我妈,我妈说表哥已经回深圳了,还说,他以后不会再来找我,因为我已经不干净了。我妈把我臭骂一顿,说我不要脸,把一家人的脸丢尽了。

  我这时才知道,家里人已经知道我和刘四的事,刘四为了阻止我和表哥,特意约表哥吃饭,将他和我所做的事全讲出来了,表哥受不了这个打击离开了我。

  刘四来找我,我骂他,打他,咬他。他一下子抱住我,说,霞霞,我爱你,真的,不能让别人抢了你。说着说着,刘四流泪了。

  一天,刘四来找我,说我们到海南去,海南搞特区,很多人去那里了,那里遍地都是钱。我没有给家里打招呼,给卫生院请了假就和刘四到了海南。

  海南岁月留下激情和无奈

  到海南后我们同居了,尽情地享受二人世界。刘四精力旺盛,天天要我。刘四说,在海南,我们是自由的鸟,想怎么飞就怎么飞。刘四说,我们开个饭店吧,我说好。我们就在海甸岛三东路开了一家小饭店。我放下注射器,拿起了点菜单。饭店生意很好。

  很快我又怀孕了,我说刘四,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生下这个孩子。刘四说,怎么生,没有房子,忙生意,怎么生,这生意还做不做。我很伤心,说,我们结婚吧,这样下去我心里不塌实。刘四说,现在还没稳定,等赚更多的钱,买了房买了车再结婚。我默默地到海口医院做了流产。

  到海南第二年,刘四觉得开饭店太累,想做点别的。我说,别折腾了,这样不是挺好。刘四不听我的话,将饭店盘出去了,说他想做期货。刘四说他认识一个人,叫建社,带他去华能大厦听过几次课,感觉期货有得赚,就将几十万交给建社炒期货。

  半年后,几十万给炒没了。那天晚上,我一边哭,一边数说他,说他不务正业,整天瞎闹。

  是他毁了我的青春,毁了我的幸福,毁了我的身子。刘四抱着我,直安慰我说,会好的,会好起来的。这年八月,我怀孕后,看刘四整天没精打采的样子,我只有再次选择流产。

  我是个农村姑娘,还是农村人的思想和观念,跟一个人就要跟到底。过了不久,刘四又告诉我一条发财路,搞直销。

  他甚至拉我一起听课,洗脑。我那时已在一家旅游公司做接待,工作稳定,待遇不错。我说,你做你的直销,我干我的旅游,我不想没钱的时候,两个人一起喝西北风。刘四加入的是非法传销,很快被政府取缔了。

  当我第四次为他流产的时候,我怀疑我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。我似乎只相信刘四的话,相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等我。

  身体恢复后,我将一个大胆的想法告诉了刘四,我们能不能自己搞旅游,开个旅游公司,或者挂靠在大旅游公司名下。刘四看着我说,吆嗬,看不出,你还有这想法。刘四的脑子挺活,我一说,他就说干。

  我们开始挂靠在省旅游总公司下面的一个部门,搞岛内游。我当导游,刘四利用关系拉人头。我带团下去好几天,回来,刘四就犒劳我的胃,我的身体。刘四依然很依恋我的身体,他说,他再也找不到我这样性感的身体,性感的胸了。

  第五次、第六次流产,都是因为我们都太忙。工作中,我找到了乐趣,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,暂时将结婚的事忘在了脑后。

  我爱的男人最终娶的不是我

  赚了不少钱,我们在海口买了房也买了车。我说,刘四,我们结婚吧,我们老大不小了,这样下去算什么事啊。刘四说,再过一年结婚,那年是他36岁的本命年,不适合结婚。

  第七次流产的时候,医生告诉我,我的子宫严重受伤,我以后不能再怀孕了。住了一星期医院,回到家里,我伤心欲绝,眼前一片黑暗。

  刘四说,生不了,领养一个得了。我哭着骂他,当我能生的时候,你不要,现在我生不成了,要领养别人家的孩子。

  不久,刘四说他母亲病了,要回家照顾母亲,要很长时间。刘四回海口的时候,已是三个月后,他带了一个女孩,很年轻,很漂亮。

  刘四说是他表妹,那女孩说,不,我是他老婆。刘四打那女孩一个耳光,那女孩也打他一个耳光。八年了,别提啦,我这是做的什么人啊。

  我说,刘四,你滚出去,你快点滚出去,再不滚我要杀人了。刘四说,霞霞,对不起,没办法,我老妈等着孙子呢。我的眼泪都快要哭干了。

  我没有结婚,我收养了一个女儿,都5岁了,她爱唱歌爱跳舞。在女儿的欢乐里,我拒绝男人,体味孤独,销蚀生命。

  也许幸福在那一刻离你那么近,你在想你马上就得到了,却为何总碰触不到,是命吗?

【申明:本网发布或转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知识产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发邮件至2294666578@qq.cm;我们将会定期收集意见并促进解决。】
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