尿毒症中医辩证

  有很多中医学在医治尿毒症的情况下,都是挑选用辨证的见解对待病症,可是在医治尿毒症的情况下,假如仅选用中医学的方法并不能够使病况治愈,最以必要的情况下還是需要一些進口药品,并且还能够给病人开展分析,尽管分析的全过程较为痛,价钱较为贵,但实际效果還是非常好的,那麼尿毒症中医学的辨证基础理论是什么呢?

  总的来说,由此可见慢性肾炎尿毒症多见脾肾阳虚之证,它是关键病机。脾肾阳虚,汽化水湿输布没有权利,心阳不升,浊阴不减,湿浊内蕴,关格堵塞,上则恶心干呕,下则尿少或尿闭。

  除此之外,在临床医学上还由此可见痞满,发胀,食滞,大便糖稀,腹大如鼓,心魄不宁,脸色白,心悸,眩晕嗜卧,骨节不利,全身骚痒,肌肤甲错,衄血昏睡不醒,惊厥抽动等病症。末期阳阴俱损,浊毒四窜,迷惑清窍,肝热内扰,血压上升,头痛强烈,心烦,这一系列证候群虽较繁杂比较严重,如能审证求因,恰当论治,仍可得到救治。

尿毒症中医辩证

  现阶段对漫性肾功能衰竭未有比较理想的治疗方式,虽然有液體分析疗法、血液分析治疗法、肾移植等,但应用不广。

  很多年来,我们治尿毒症多选用下列方式,以温阳利水、通阳降逆、温阳通腑主导,脾阳顺通,湿浊得下。若湿浊化热,乃标热本寒,热寒参杂,实虚互见,服药颇难,微寒清热便于伤阳,扶阳固本培元又可助邪化热,务必把握住基本矛盾,才可以防止诊治不正确。

  养血温阳利水法:

  适用脾肾阳虚,湿浊内聚力,中重度水肿伴随腹水,恶心干呕,总想睡觉等症。养血扶阳,健肾利湿,可使小便得通,胃中郁气得泄,宜选六味地黄汤加参芪、真武汤、五苓散、苓桂术甘汤等方。

  通阳降逆法:

  适用以恶心想吐呕吐主导症者。胃失衡和,湿浊不融,郁气上逆,能用苏叶、黄芩煎水代茶,频服;或山参半夏汤(山参、半夏、薏苡仁、茯苓、川芎、苡仁、牛膝、砂仁、佩兰、五味子、沉香木、肉桂粉、佛手);或黄连温胆汤,苦辛共用,醒脾中和以降湿浊。

  温阳通腑法:

  适用尿素氮髙(40%mg以上)主导,脾肾阳虚,湿热搏强,腑气不宣者。通泄湿浊,可用禄特科技、黄连、莱菔子、甘草,浓煎取汁100-150Ml,每天晚上保留灌肠。

  镇肝熄风法:

  适用邪热犯肝而导致痉厥,以抽动主导症,病势危急者。湿从燥化,劫烁阴津,内风潜动,能用羚羊角钩藤汤(羚羊角、钩藤、桑树叶、枇杷叶、竹茹、生地、黄菊花、赤芍、茯神木、甘草),聚瑞羚羊角器重至10-15g,先煎1钟头,兑服,余渣与他药再炸;若以流血主导证,邪热内传,营血两燔,蚰血不止,舌色绛,能用犀角地黄汤;这时尿毒症已进到末期,中药材较罕见效;如见神志昏迷,乃湿浊弥漫着,神明内闭,能用芳香化浊、通窍之品,口服菖蒲郁金汤(菖蒲、郁金、栀子、莲翘、黄菊花、长石、竹子叶、丹皮、牛蒡子、竹沥、生姜水),玉枢丹别称紫金锭,一般标出外敷,能够口服。

尿毒症中医辩证

  以上各法,常可综合性应用,凡慢性肾功能衰竭伴随恶心干呕,嗜卧,尿素氮高,二氧化碳结合性低,肾代谢作用不高者,首用苏叶、黄芩降逆目吐以治其标;继用六味地黄汤加参芪以固其本,对改进肾脏功能、提升肾的代谢工作能力,减少尿素氮,提升血浆蛋白质,均具备显著成绩。

【申明:本网发布或转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知识产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[email protected];我们将会定期收集意见并促进解决。】

广告